啊!壕山

啊,壕山  


秭归县文化中学  胡学刚 


“仰看猴头俯人头,骆驼蘑菇各不同。古寨奇名千秋事,留给后人作盼头”


                              —————题记以上两张照片虽不是我家乡壕山实景,但却胜却无数


      壕山(又称天破寨)似乎又在眼前,冬游又好像来啦……


      十二月晴朗的一天中午,为了实现一年的祈盼,了却学生心中的郊外活动情结,我背着好久未来的儿子,和两同事带着学生们出发了。


       晴空万里,虽衰草连天,但郁郁葱葱时而点缀着灯笼似的脐橙,叫人免不了游心十足。学生叽叽喳喳,同事谈笑风生,儿子调皮打闹,不知不觉就到了目的地———天破寨后门。


      山门典型的传统建筑,双龙戏珠,祥龙红柱,雕栏玉砌,琉璃屋檐。“天破寨”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立门中央。古色古香,似令人又回到古代。


      续走公路,过养老院,爬步步石阶,来到了烈士纪念碑前。这烈士纪念碑原来在学校后面,后因新集镇建设迁到这里来。塔式结构,高十多米,钢砖镶嵌,耀眼碑名,花岗碑座,十八万元,让远近过往行人不得不停步注目。也许正是设计者们真正意图:让后人永远记住像何怀普那样的为解放家乡而牺牲的英烈们。师生共聚,合影留念,留下了历史的瞬间,也留下了烈士们的英灵。


      穿过曲折小径,抚摸密密树藤,我们望到了骆驼峰。骆驼站在那里似乎想要向长着小草的山上奔去。嗬,前面还有呢!小骆驼,一头,两头。。。。。


      人走下去,又爬上来,已累得气喘吁吁,恰恰这时有一处歇脚石。近看,这宽阔的歇脚石眼前有两条路,一条通向山寨门,一条通向蜿蜒曲折的“长城”,一直通向古寨。回头远望,头像石,似小孩头,眉清目秀,惟妙惟肖,眼光似眺望着前面的千姿百态的骆驼峰,又似俯视着远处将军包下面正在路过的行人,也许他正在翘首企盼妈妈的归来?


     “登古寨哟!”我一声令下,学生们早已攀过陡峭的”长城”,冒着滴滴的“细雨”(“长城”上有一段从岩壁流下的水滴),,跳过淋漓的湿路,就到了古寨。白墙古门,琉璃瓦檐,古气十足。在这里,我向学生们讲述了沿水河和天破寨的传说以及天破寨开发经过及加拿大外商撤资的现状。学生们了解了我们家乡还有这样阴森凶残的故事,明白了害人者终受惩罚的道理。


        钻古寨下面的山洞是最有意思的。一进洞口,一片漆黑,越往里走,越觉阴森可怕,又怕头撞洞石,一高一低,曲折迂回,灯光时明时暗,让人倍觉可怕。只好人挨人,手拉手地走。一声“鬼呀,鬼”惊叫,叫人毛骨悚然,虚汗淋漓。好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道亮光,让人看到了希望,再沿一道曲折之路,总算出了洞口。原来,古寨另一洞口就在古宅里面。


       从里屋出来,扶栏眺望,才觉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真正含义。俯视下面,头像石,又像猴子头,像古卫士头;蘑菇石,不再挺拔,而是耷拉着头。还有日月潭、骆驼峰、枇杷树。。。。。尽收眼底。向东远望,将军包格外挺拔,之字山路中间穿,层层梯田绕山转;向南远眺,新集镇旧貌换新颜,栋栋高楼拔地起,条条新路正新起。


        踏着台阶,扶着石栏,我们边走边拍,别是一番情趣。到了山门,更是游兴十足。“咔嚓,咔嚓”学生们争相留下了自己和友人的倩影。夕阳西下时间不随人。回望山门,阴阳八卦,显示出阴阳和谐,吉祥如意。“国泰民安”四个大字,是设计者的期盼,更是现实生活的写照,更是我们时代提出的希望。


       啊,壕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