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老师



哎!老师


                                                            二泉映月(huxg2007)


虽然现实多变,良莠不齐,虽然教师一生清贫,两袖清风,虽然人生也许遇有种种不幸,但我只愿我们的社会多拯救已经或即将成为像L老师的人,只愿我们的社会像L老师的人越来越少


              —–题记


谈起老师,我就想起我的一位老师———L老师。


八四年八月我和另一位同学H由一位亲戚老师推荐到YL高中读高三。贫穷的地域环境,贫困的学校生活条件,处于长身体时期的我顿顿是包谷米冲上清水寡汤的懒豆腐汤,吃得我这个素日从不挑食的人就有些撑不住了,只好箍带节食。与我同去的H君更是叫苦连天,每回端上热气腾腾的饭碗时只是蜻蜓点水舔上一口了事。记得我们第一次从YL回到水田坝时,一回到家,听了我诉苦的母亲连忙切了一碗肉炒上豆豉,端了上来,我拉过碗来吃了个精光,还说还有没有。惊骇了在座的父母双亲,就是现在想来也是一则笑话。(后来,我只好和H君商议,每月从家中寄来的生活费拿出钱互接上馆一次,再加上后来实行了小食堂———外地学生组成的小伙食团,才度过了那段异常饥荒的岁月,这是后话),但这的的确确的在那异常饥荒的年月发生了可又不得不忍着,因为这是我们一生中最重要最繁忙的时期——-高三时期,谁小不忍就会后悔终生。


也许正是这样,即使受惠一点点帮助,也终身记得。L老师,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与我结识了。他,教我们理科班语文,中等身材,留着一个偏头,穿着一身黑妮子上装,声音时高亢时轻柔,声轻如母亲的一声声问候,温柔可亲,声高若忽见惊天霹雳,让人胆颤心惊。讲到课文精彩处妙语连珠,慷慨激昂,听他的课也不能不说是一种艺术享受。但若谁招惹他,你就会像受到受惊老虎一样的阵阵攻击,批得你无地自容,羞愧难当。倘若你的作业是外甥打灯笼—–照旧的话,恐怕你的作业本就会天女散花——满天飞。只要一提到L老师,无人不害怕。


或许我是本班的一号“种子选手”吧,L老师对我倒是另外一种态度。不仅对我说话亲切(也因为我的确“很乖”,好多老师也多这样评价我),多次鼓励我要好好学习,考一个像样的大学来,而且还多次给我一些资料之类的书,瞩我好好看看,不要让他失望。有一次竟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大声宣讲我的作文精彩之处(当时我写不好文章,因而只有偶尔个别精彩之句),让我平生第一次作文受表扬,大大提高了我写好作文的自信心。遇到星期天不回家,就把我和H君接到他的寝室好好“改善改善生活”。


后来,我因考试失误未能考上了正规大学,没办法只好读上了县电大,也许是心境不好和无知吧,也许是考不好无脸见人吧,我匆匆离开YL高中,也未和L老师等告别就走了。


后来据说L老师当上了校长,升上了教育组长、镇党委书记。95年在一次同学聚会上从一位同学得知L老师因经营决策失误问题而被免职。听说后,我几次想去YL高中看看母校,瞧瞧母校的老师们,探望可敬可亲的L老师,可最终均因种种原因而只好搁置。


2001年放暑假期间,我在新县城长宁广场散步时,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着黑上衣,留偏头,手里拿着烟。我匆匆走上前,一看就是他————L老师,只是精神不如以前,也许因为岁月催老的缘故,也许是因为个人特殊经历所致。从交谈中得知他已经退休(还不到五十岁呀),而且是自己个人强烈要求退休的,说完后就沉默不语。后来,他又到过我家几次,据他本人讲,他在宜昌开发区打工。


今年七月下旬,L老师又来我家,谈了很久,临走时他向我求救接五百元钱,说是肚子疼的咕咕叫,而师娘又去娘家,自己一时不能回家进门,只好如此。恩师开口,怎好拒绝?尽管我家债台高筑,尽管生活不十分富足,可我必须借。匆匆去银行,匆匆回来交给他六百元钱,本说不要开借据,可他硬要开据,并说只借几天,八月一号前还清。


五天过去,十天过去,二十天也过去。


怎么啦!怎么还不来?也许是他经济拮据不好意思来,也许他根本是个骗子,也许是其它难言之痛,但都无法断定。后来我找他家地址,地址是假的,写的手机号打不通。妻子骂他是骗子,我无奈,骂我太老实,太浑,我没争辩,我能说什么呢?他曾是我的一位可敬可亲的恩师呀!


十月三日,我带儿子到广场上去看戏,又见了他。L老师说:“对不起!让你受委屈受拮据啦”(他听说一位同学说我和妻子为那六百元吵了一架),并说找过两次都未找到我,再过一段时间一定归还。想到为了那六百元钱,与爱人拌嘴,因为没有这六百元钱,我四处借钱到宜都教院学习,我心中就是来气,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古训叫我欲言未言,我没说什么,就让他一边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边静静地走了。


望着单手夹着烟的L老师的背影,我怅然若失。这就是昔日的恩重如山的老师,昔日的教育组长、镇委书记,现在只能这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生活着。现实多变,人生难测,虽有刘晓庆、毛阿敏、董文华等为钱不惜牺牲演员的人格,成克杰、杨前线、赖昌星等为钱扭曲人性堕落腐朽,但他必定受过良好教育,我们必定有醇厚的师生之谊,他必定有校长、教育组长、镇委书记的经历呀。在家境贫困,个人失利面前,一个堂堂的老师就看不到出路陷入不能自拔的境界,又能怨谁呢?可他面对官场失利,甚至是分文全无,他不这样又如何呀?因为他还有师娘和两个孩子呀!我又感到一股悲凉!


唉!L老师。。。。。。


 

发表评论